首页 > 正文
杭州小儿癫痫治疗医院,江苏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排名,江苏癫痫哪家可以治疗

虹桥医院癫痫技术好不好,杭州羊癫疯是怎样形成,江西有哪些医院能治癫痫病,浙江癫痫哪个医院治疗的好,江苏哪儿有癫痫专科医院,虹桥癫痫医院评价咋样,南京哪所医院治癫痫病好,安徽小儿癫痫病治疗多少钱,江苏治疗癫痫病专科排行榜,上海专科看羊癫疯的医院

  原标题: | 他打造了一支铁的队伍,执行了一套铁的纪律,留下“不能腐”的铁面风纪  

  现在流行直播,而王岐山早就有过这个想法。那是2003年,北京非典疫情严重,时任北京市代市长的王岐山频繁在媒体上露面。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时,他说:“我那天跟我的秘书长开玩笑,给我的办公室架一台直播电视吧,老百姓就踏实多了。你们的市长知道你们的事;反过来,你们的市长愿意把事告诉你们。”

  14年后,参加完党的十九大,王岐山又写下一句话:“为人民谋幸福是党始终不变的初心,国家发展的巨大成就、人民生活的持续改善以及由此积聚起的民心民意,是党执政最根本的政治基础。”数十年来,王岐山一直是人民利益的捍卫者。人民痛恨的害群之“虎”,他不放过;人民需要的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他孜孜以求。

  

  政治清明,首先需要一支铁的执纪队伍。“我一上任,就看了《忠诚与背叛》,这部电影讲述的就是这段历史。在当时极端严峻、恶劣的环境下,我们党决定成立中央监委,就是为了严惩叛徒、纯洁队伍、严格党的纪律、保护党的组织。”2013年11月22日至23日,王岐山在湖北省调研。调研第一天,他就来到中央监察委员会旧址参观。

  90年前的4月27日,中共五大在武汉召开,大会选举产生了第一届中央监察委员会,这就是中纪委的前身。成立后不久,监委主席王荷波被叛徒出卖,在狱中受尽酷刑,但始终坚守党的秘密,被军阀张作霖杀害于北京安定门外。在那个血淋淋的白色恐怖年代,面对生死抉择,这10位委员无一人叛变,其中8人相继牺牲,用生命诠释了何谓忠诚。“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王岐山说。

  在反腐斗争中,纪检监察队伍中出现了背叛者。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第一次住进一名商人的别墅就“看傻了”。“他们得挣多少钱啊!后来,他们给我钱,我心里就想,你给我进贡,进吧!反正都是朋友,你也有实力,出得起。”魏健说。就这样,他一步步滑向深渊,四川等地的商人再送他钱财,他想都不想就收下了。

  中纪委对魏健早有觉察。2012年7月,魏健由第五纪检监察室主任调任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不再联系西南片区。2014年3月,中纪委调整内设机构,纪检监察室由10个增加到12个,魏健改任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同时新设立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王岐山在当月召开的全国两会期间,参加了四川省代表团审议,专门谈到了这个新设立机构的作用:加强对纪检监察干部的执纪监督。仅1个多月之后,正在办公室上班的魏健被带走调查,成为十八大后中纪委机关首个被调查的厅局级干部。

  2016年12月,王岐山在江苏召开部分省(区)纪委书记座谈会时说:以坚决的态度清理门户。中纪委法规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曹立新,曾在他联系的山西办过不少大案要案。山西省交通厅高速公路管理局原纪委书记冯朝辉通过饭局认识曹立新后,想用钱收买他。“当时他也是死活不要,但是禁不住我硬劝,给他扔到车上我就走了。”曹立新此后多次收受冯朝辉的变相贿赂。广东省化州市纪委原书记陈重光想讨好广东省纪委原书记朱明国,得知这位领导每年清明节都回海南五指山家乡扫墓,就借这个机会去看望他,“有时候50万,有时候100万这样地送”。纪检监察队伍中的这些违纪干部一一被查处。2016年底,王岐山公布了“清理门户”成绩单:十八大以来,中纪委机关共处理38人,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共处分7200余人。

  正人先正己,严管就是厚爱,这是王岐山对纪检队伍常说的话。一直以来,他也是这么做的。1998年8月,时任广东省常务副省长的王岐山参加一次工作会议。会场不时传来移动电话和BP机的铃声,还有人在座位上接听电话。王岐山发火了:“我敢断定,上午这么多电话多数是没有什么正经事的。”此事之后,广东省的干部再开会,会场上安静了许多。

 2003年非典期间,时任北京代市长的王岐山在天坛公园与晨练的北京市民亲切交谈。

  2003年4月22日,王岐山在非典疫情肆虐之际出任北京市代市长。此前不久,解放军总医院一位退休外科医生披露北京瞒报非典疫情,引起国际舆论哗然。上任第三天,王岐山就主持召开了第一次政府常务会议。这次会议开了半小时,王岐山对在场的各级领导干部严厉强调“我就要求你们汇报的时候,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军中无戏言。”“谁也不允许‘贪污’信息。”

  2017年9月,在十八届中纪委即将完成使命之际,全国纪检监察系统表彰大会在北京召开。97个单位获“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先进集体”荣誉,50人获“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先进工作者”荣誉。受到表彰的北京市纪委纪检监察员亓光森,曾连续1年多坚守在工作一线,无暇顾及家庭,圆满完成了6个大案要案的纪律审查任务,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4.9亿余元。王岐山为“亓光森们”颁发证书,并告诉他们:建设让党放心、人民信赖的队伍,用担当诠释对党和人民的忠诚。这是每次召开中纪委全会时,王岐山都会强调的一句话。

  

  2013年11月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党委负主体责任,纪委负监督责任,制定实施切实可行的责任追究制度。此后,王岐山多次强调落实“两个责任”,密集时1个月之内为此召开了6次专题座谈会。特别是主体责任,王岐山称之为“牛鼻子”。“为什么叫‘牛鼻子’?放牛的时候只要牵住了牛鼻子,小孩子牵着牛绳就能让水牛这个庞然大物跟着自己走。主体责任再简单不过了,党委书记只要看看党章就明白了,这是使命,要竭尽全力。”王岐山说。

  主体责任没有落实怎么办?那就问责。2016年元旦前后,中纪委网站陆续公布各地落实“两个责任”不力的典型案例。至少40名党委、纪委书记被点名曝光。例如,青岛日报社原党委副书记王海涛严重违纪问题,已于2015年11月26日在中纪委网站曝光。2016年1月8日,中纪委网站对其进行二次曝光,除王海涛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外,负有主体责任的青岛日报社时任党委书记、负有监督责任的青岛日报社时任纪委书记,也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和党内警告处分。

  在2016年1月的中纪委全会上,王岐山提出,要研究制定《中国共产党党内问责条例》,把问责作为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抓手。此后不到两个月,辽宁省委原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王珉接受组织调查。他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作为省委书记,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未按照中央要求履行换届工作第一责任人的职责,对此前发生的辽宁省大面积贿选案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

 2013年11月,王岐山在湖北省调研,并参观中央监察委员会旧址。

  

  十八届中纪委执纪审查的案件中,超过60%的线索来自巡视,巡视的作用可见一斑。2017年7月14日,中央印发的《关于修改〈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的决定》和修改后的《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向社会公布。不少人问:2015年8月不是刚修改过吗,怎么不到两年的时间又改了?这源于巡视工作实践在不断积累经验和成果。

  2013年5月17日,王岐山出席十八届中央首轮巡视工作动员会。彼时,八项规定刚刚出台不久。王岐山对中央巡视组的要求是,当好党的“千里眼”,找出“老虎”和“苍蝇”,对违法违纪问题要早发现、早报告。此后几年,他多次出席中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从突出监督一把手,到细化“四个着力”重点,到强调检查执行党纪情况,再到第十二轮即最后一轮巡视强调提高政治站位和政治觉悟……巡视重点随着形势发展不断变化。

  2014年10月,中央巡视组对上海反馈巡视情况:少数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在其管辖范围内经商办企业,群众对个别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倚仗其权力谋取巨额利益反映强烈。8个月后,这个意见得到了制度性反馈:上海市委公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本市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行为的规定(试行)》,引发广泛关注。这是巡视制度剑指问题、助推制度完善的一个生动范例。

  王珉的问题线索就是在巡视中发现的。2014年第一次巡视辽宁时,他已经担心起来。他后来承认,当时“千方百计地打听巡视组的一些动向,比如找一些什么人谈话”。巡视组发现了辽宁省委常委换届选举和人大代表选举中存在的问题,但没有发现王珉与选举乱象有关。王珉心想:“从政治上考虑不会抓一个省的,只会抓一个地级市的,抓一个县级市的。我也觉得我老书记了,在两个省当过省委书记。”于是,王珉主导辽宁省方面对调查整改采取敷衍态度,让中央感到问题可能更严重。2016年2月,王岐山出席中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强调要对已巡视过的地方杀个“回马枪”,开展“回头看”。辽宁列入4个首次“回头看”的省份之一,王珉成为重点“照顾”的人,随后他的问题暴露无遗。王岐山让“王珉们”明白:不是躲过一次巡视就万事大吉了,巡视要常态化。

  5年中,以王岐山为组长的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了115次会议,组织开展了12轮巡视,共巡视了277个党组织,完成了对省区市、中央和国家机关、中管企事业单位和金融机构、中管高校等的巡视,在党的历史上首次实现一届任期内巡视全覆盖;对16个省区市开展“回头看”,对4个中央单位进行“机动式”巡视。这些数字和成绩,被写入十八届中纪委向十九大提交的工作报告中。

  完成一届任期内巡视全覆盖不是终点,只有每一届任期内巡视均完成全覆盖目标,才能保证步伐不变、力度不减、震慑常在。为此,2017年新修订的《巡视条例》明确规定:“党的中央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员会实行巡视制度,建立专职巡视机构,在一届任期内对所管理的地方、部门、企事业单位党组织全面巡视。”

  

  怎么管、怎么治?抓一个“老虎”或许不难,而破除“腐败文化”的积弊绝不容易。王岐山的办法是,从小事突破,以小制度瓦解经年陋习。

  早在2004年2月,时任北京市长的王岐山就曾在北京市政府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痛斥了社会上的种种腐败现象,把它们概括为“挡不住的风情”“禁不住的诱惑”。“现在在家做主的领导干部不多了,一切权力归配偶,但领导干部的耳根一定不能太软。子女本来就不好管,独生子女更不好管,有些领导干部的子女不懂事,不知道社会上有人为什么对他好,还以为自己长得俊、有魅力呢。”他现场承诺:“从我做起,从市政府领导班子做起,时刻警惕和防止权力的蜕变,不仅要管好自己,还要管好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在思想上筑起坚强防线。”

  王岐山曾在多地任职,故旧友人多,偶尔偷得闲暇也与老友相聚。出任中纪委书记后不一样了,几乎所有饭局,王岐山一概不赴。《环球人物》记者曾采访过王岐山的大学同学,前不久,同学们想着王岐山卸任中纪委书记了,总算可以参加同学聚会了,但这个计划至今仍未实现。

 1983年,王岐山(右)与同事在湖北赤壁。

  中秋节期间,朋友们送来的月饼,王岐山也坚决不收。他的妻子也将朋友妻子相赠的月饼退回去了。总是如此,难免让老友间生疏。王岐山夫妇想出两全之策:可以适当邀请朋友们到家里做客,开伙煮饭。这样一来,既遵守了中央的规定,挡住了一些应酬,又能和朋友们正常交往。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除非出了问题被革职,否则当官就像上保险,只会升不会降。如今这种思维惯例已经被打破。2014年7月16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当时就有人说:老王又有新招了。媒体将之命名为“断崖式降级”。此后,一个个高级干部被“断崖式降级”。截至2017年5月,共有22名省部级干部“享受”了这种待遇,其中3人被降为科员。

  正如王岐山13年前所言:魔鬼就在细节之中。制度的“笼子”有没有效,就看它编得够不够细。以《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为例,一名中直机关的中层干部在填写时忍不住感慨:“这种表格以前也有,但是好填,婚姻状况有无变化?有和无,画钩就行。房产情况有无变化?还是有和无,画钩就行。但现在,变化详情、变化时间、变化原因……不花半天都填不清楚,太细了!”

  就是在这些小事上下功夫,王岐山剥离了人情和面子,敲碎了所谓的“腐败文化”。他以铁腕编织制度的“笼子”,是要让领导干部不能腐。如果说惊心动魄的大案要案只是不敢腐的震慑力量,那么越扎越紧的制度的“笼子”就是不能腐的刚性制约力量。

  考量一个政治家,固然有成就、口碑、品格等诸多指标,而能否建立一套运转不息的制度,更是一个重要指标。王岐山在反腐败的制度建设方面,有很多思考和实践。2016年12月,王岐山再次会见了基辛格,话题触及他对制度问题的更深思考:“完善国家监督,就是要对包括党的机关和各类政府机关在内的广义政府进行监督。”这就是正在推进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拉开序幕。当月,王岐山出任新成立的中央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甫一上任,他就马不停蹄地到3个试点地区调研。他说,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改革,监察委员会与纪委合署办公,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改革后,北京、山西、浙江的监察对象分别增加了78.7万人、53万人、31.8万人。

  2017年11月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决定: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3天后,中纪委同全国人大常委会密切配合研究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全国人大网公布,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与此同时,王岐山发表了十九大之后的第一篇文章,文中写道:“全面从严治党是一场自我革命,推动破解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解决了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带有全局性、根本性、方向性的问题,使党焕发出新的生机活力,确保承载着13亿多中国人民实现伟大梦想的航船行稳致远。”这既是对党和国家事业的肯定,也是百姓心中对王岐山和中纪委的肯定。

责任编辑:张迪

  原标题: | 他打造了一支铁的队伍,执行了一套铁的纪律,留下“不能腐”的铁面风纪  

  现在流行直播,而王岐山早就有过这个想法。那是2003年,北京非典疫情严重,时任北京市代市长的王岐山频繁在媒体上露面。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时,他说:“我那天跟我的秘书长开玩笑,给我的办公室架一台直播电视吧,老百姓就踏实多了。你们的市长知道你们的事;反过来,你们的市长愿意把事告诉你们。”

  14年后,参加完党的十九大,王岐山又写下一句话:“为人民谋幸福是党始终不变的初心,国家发展的巨大成就、人民生活的持续改善以及由此积聚起的民心民意,是党执政最根本的政治基础。”数十年来,王岐山一直是人民利益的捍卫者。人民痛恨的害群之“虎”,他不放过;人民需要的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他孜孜以求。

  

  政治清明,首先需要一支铁的执纪队伍。“我一上任,就看了《忠诚与背叛》,这部电影讲述的就是这段历史。在当时极端严峻、恶劣的环境下,我们党决定成立中央监委,就是为了严惩叛徒、纯洁队伍、严格党的纪律、保护党的组织。”2013年11月22日至23日,王岐山在湖北省调研。调研第一天,他就来到中央监察委员会旧址参观。

  90年前的4月27日,中共五大在武汉召开,大会选举产生了第一届中央监察委员会,这就是中纪委的前身。成立后不久,监委主席王荷波被叛徒出卖,在狱中受尽酷刑,但始终坚守党的秘密,被军阀张作霖杀害于北京安定门外。在那个血淋淋的白色恐怖年代,面对生死抉择,这10位委员无一人叛变,其中8人相继牺牲,用生命诠释了何谓忠诚。“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王岐山说。

  在反腐斗争中,纪检监察队伍中出现了背叛者。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第一次住进一名商人的别墅就“看傻了”。“他们得挣多少钱啊!后来,他们给我钱,我心里就想,你给我进贡,进吧!反正都是朋友,你也有实力,出得起。”魏健说。就这样,他一步步滑向深渊,四川等地的商人再送他钱财,他想都不想就收下了。

  中纪委对魏健早有觉察。2012年7月,魏健由第五纪检监察室主任调任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不再联系西南片区。2014年3月,中纪委调整内设机构,纪检监察室由10个增加到12个,魏健改任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同时新设立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王岐山在当月召开的全国两会期间,参加了四川省代表团审议,专门谈到了这个新设立机构的作用:加强对纪检监察干部的执纪监督。仅1个多月之后,正在办公室上班的魏健被带走调查,成为十八大后中纪委机关首个被调查的厅局级干部。

  2016年12月,王岐山在江苏召开部分省(区)纪委书记座谈会时说:以坚决的态度清理门户。中纪委法规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曹立新,曾在他联系的山西办过不少大案要案。山西省交通厅高速公路管理局原纪委书记冯朝辉通过饭局认识曹立新后,想用钱收买他。“当时他也是死活不要,但是禁不住我硬劝,给他扔到车上我就走了。”曹立新此后多次收受冯朝辉的变相贿赂。广东省化州市纪委原书记陈重光想讨好广东省纪委原书记朱明国,得知这位领导每年清明节都回海南五指山家乡扫墓,就借这个机会去看望他,“有时候50万,有时候100万这样地送”。纪检监察队伍中的这些违纪干部一一被查处。2016年底,王岐山公布了“清理门户”成绩单:十八大以来,中纪委机关共处理38人,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共处分7200余人。

  正人先正己,严管就是厚爱,这是王岐山对纪检队伍常说的话。一直以来,他也是这么做的。1998年8月,时任广东省常务副省长的王岐山参加一次工作会议。会场不时传来移动电话和BP机的铃声,还有人在座位上接听电话。王岐山发火了:“我敢断定,上午这么多电话多数是没有什么正经事的。”此事之后,广东省的干部再开会,会场上安静了许多。

 2003年非典期间,时任北京代市长的王岐山在天坛公园与晨练的北京市民亲切交谈。

  2003年4月22日,王岐山在非典疫情肆虐之际出任北京市代市长。此前不久,解放军总医院一位退休外科医生披露北京瞒报非典疫情,引起国际舆论哗然。上任第三天,王岐山就主持召开了第一次政府常务会议。这次会议开了半小时,王岐山对在场的各级领导干部严厉强调“我就要求你们汇报的时候,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军中无戏言。”“谁也不允许‘贪污’信息。”

  2017年9月,在十八届中纪委即将完成使命之际,全国纪检监察系统表彰大会在北京召开。97个单位获“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先进集体”荣誉,50人获“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先进工作者”荣誉。受到表彰的北京市纪委纪检监察员亓光森,曾连续1年多坚守在工作一线,无暇顾及家庭,圆满完成了6个大案要案的纪律审查任务,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4.9亿余元。王岐山为“亓光森们”颁发证书,并告诉他们:建设让党放心、人民信赖的队伍,用担当诠释对党和人民的忠诚。这是每次召开中纪委全会时,王岐山都会强调的一句话。

  

  2013年11月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党委负主体责任,纪委负监督责任,制定实施切实可行的责任追究制度。此后,王岐山多次强调落实“两个责任”,密集时1个月之内为此召开了6次专题座谈会。特别是主体责任,王岐山称之为“牛鼻子”。“为什么叫‘牛鼻子’?放牛的时候只要牵住了牛鼻子,小孩子牵着牛绳就能让水牛这个庞然大物跟着自己走。主体责任再简单不过了,党委书记只要看看党章就明白了,这是使命,要竭尽全力。”王岐山说。

  主体责任没有落实怎么办?那就问责。2016年元旦前后,中纪委网站陆续公布各地落实“两个责任”不力的典型案例。至少40名党委、纪委书记被点名曝光。例如,青岛日报社原党委副书记王海涛严重违纪问题,已于2015年11月26日在中纪委网站曝光。2016年1月8日,中纪委网站对其进行二次曝光,除王海涛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外,负有主体责任的青岛日报社时任党委书记、负有监督责任的青岛日报社时任纪委书记,也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和党内警告处分。

  在2016年1月的中纪委全会上,王岐山提出,要研究制定《中国共产党党内问责条例》,把问责作为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抓手。此后不到两个月,辽宁省委原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王珉接受组织调查。他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作为省委书记,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未按照中央要求履行换届工作第一责任人的职责,对此前发生的辽宁省大面积贿选案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

 2013年11月,王岐山在湖北省调研,并参观中央监察委员会旧址。

  

  十八届中纪委执纪审查的案件中,超过60%的线索来自巡视,巡视的作用可见一斑。2017年7月14日,中央印发的《关于修改〈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的决定》和修改后的《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向社会公布。不少人问:2015年8月不是刚修改过吗,怎么不到两年的时间又改了?这源于巡视工作实践在不断积累经验和成果。

  2013年5月17日,王岐山出席十八届中央首轮巡视工作动员会。彼时,八项规定刚刚出台不久。王岐山对中央巡视组的要求是,当好党的“千里眼”,找出“老虎”和“苍蝇”,对违法违纪问题要早发现、早报告。此后几年,他多次出席中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从突出监督一把手,到细化“四个着力”重点,到强调检查执行党纪情况,再到第十二轮即最后一轮巡视强调提高政治站位和政治觉悟……巡视重点随着形势发展不断变化。

  2014年10月,中央巡视组对上海反馈巡视情况:少数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在其管辖范围内经商办企业,群众对个别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倚仗其权力谋取巨额利益反映强烈。8个月后,这个意见得到了制度性反馈:上海市委公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本市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行为的规定(试行)》,引发广泛关注。这是巡视制度剑指问题、助推制度完善的一个生动范例。

  王珉的问题线索就是在巡视中发现的。2014年第一次巡视辽宁时,他已经担心起来。他后来承认,当时“千方百计地打听巡视组的一些动向,比如找一些什么人谈话”。巡视组发现了辽宁省委常委换届选举和人大代表选举中存在的问题,但没有发现王珉与选举乱象有关。王珉心想:“从政治上考虑不会抓一个省的,只会抓一个地级市的,抓一个县级市的。我也觉得我老书记了,在两个省当过省委书记。”于是,王珉主导辽宁省方面对调查整改采取敷衍态度,让中央感到问题可能更严重。2016年2月,王岐山出席中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强调要对已巡视过的地方杀个“回马枪”,开展“回头看”。辽宁列入4个首次“回头看”的省份之一,王珉成为重点“照顾”的人,随后他的问题暴露无遗。王岐山让“王珉们”明白:不是躲过一次巡视就万事大吉了,巡视要常态化。

  5年中,以王岐山为组长的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了115次会议,组织开展了12轮巡视,共巡视了277个党组织,完成了对省区市、中央和国家机关、中管企事业单位和金融机构、中管高校等的巡视,在党的历史上首次实现一届任期内巡视全覆盖;对16个省区市开展“回头看”,对4个中央单位进行“机动式”巡视。这些数字和成绩,被写入十八届中纪委向十九大提交的工作报告中。

  完成一届任期内巡视全覆盖不是终点,只有每一届任期内巡视均完成全覆盖目标,才能保证步伐不变、力度不减、震慑常在。为此,2017年新修订的《巡视条例》明确规定:“党的中央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员会实行巡视制度,建立专职巡视机构,在一届任期内对所管理的地方、部门、企事业单位党组织全面巡视。”

  

  怎么管、怎么治?抓一个“老虎”或许不难,而破除“腐败文化”的积弊绝不容易。王岐山的办法是,从小事突破,以小制度瓦解经年陋习。

  早在2004年2月,时任北京市长的王岐山就曾在北京市政府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痛斥了社会上的种种腐败现象,把它们概括为“挡不住的风情”“禁不住的诱惑”。“现在在家做主的领导干部不多了,一切权力归配偶,但领导干部的耳根一定不能太软。子女本来就不好管,独生子女更不好管,有些领导干部的子女不懂事,不知道社会上有人为什么对他好,还以为自己长得俊、有魅力呢。”他现场承诺:“从我做起,从市政府领导班子做起,时刻警惕和防止权力的蜕变,不仅要管好自己,还要管好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在思想上筑起坚强防线。”

  王岐山曾在多地任职,故旧友人多,偶尔偷得闲暇也与老友相聚。出任中纪委书记后不一样了,几乎所有饭局,王岐山一概不赴。《环球人物》记者曾采访过王岐山的大学同学,前不久,同学们想着王岐山卸任中纪委书记了,总算可以参加同学聚会了,但这个计划至今仍未实现。

 1983年,王岐山(右)与同事在湖北赤壁。

  中秋节期间,朋友们送来的月饼,王岐山也坚决不收。他的妻子也将朋友妻子相赠的月饼退回去了。总是如此,难免让老友间生疏。王岐山夫妇想出两全之策:可以适当邀请朋友们到家里做客,开伙煮饭。这样一来,既遵守了中央的规定,挡住了一些应酬,又能和朋友们正常交往。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除非出了问题被革职,否则当官就像上保险,只会升不会降。如今这种思维惯例已经被打破。2014年7月16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当时就有人说:老王又有新招了。媒体将之命名为“断崖式降级”。此后,一个个高级干部被“断崖式降级”。截至2017年5月,共有22名省部级干部“享受”了这种待遇,其中3人被降为科员。

  正如王岐山13年前所言:魔鬼就在细节之中。制度的“笼子”有没有效,就看它编得够不够细。以《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为例,一名中直机关的中层干部在填写时忍不住感慨:“这种表格以前也有,但是好填,婚姻状况有无变化?有和无,画钩就行。房产情况有无变化?还是有和无,画钩就行。但现在,变化详情、变化时间、变化原因……不花半天都填不清楚,太细了!”

  就是在这些小事上下功夫,王岐山剥离了人情和面子,敲碎了所谓的“腐败文化”。他以铁腕编织制度的“笼子”,是要让领导干部不能腐。如果说惊心动魄的大案要案只是不敢腐的震慑力量,那么越扎越紧的制度的“笼子”就是不能腐的刚性制约力量。

  考量一个政治家,固然有成就、口碑、品格等诸多指标,而能否建立一套运转不息的制度,更是一个重要指标。王岐山在反腐败的制度建设方面,有很多思考和实践。2016年12月,王岐山再次会见了基辛格,话题触及他对制度问题的更深思考:“完善国家监督,就是要对包括党的机关和各类政府机关在内的广义政府进行监督。”这就是正在推进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拉开序幕。当月,王岐山出任新成立的中央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甫一上任,他就马不停蹄地到3个试点地区调研。他说,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改革,监察委员会与纪委合署办公,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改革后,北京、山西、浙江的监察对象分别增加了78.7万人、53万人、31.8万人。

  2017年11月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决定: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3天后,中纪委同全国人大常委会密切配合研究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全国人大网公布,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与此同时,王岐山发表了十九大之后的第一篇文章,文中写道:“全面从严治党是一场自我革命,推动破解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解决了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带有全局性、根本性、方向性的问题,使党焕发出新的生机活力,确保承载着13亿多中国人民实现伟大梦想的航船行稳致远。”这既是对党和国家事业的肯定,也是百姓心中对王岐山和中纪委的肯定。

责任编辑:张迪

  原标题: | 他打造了一支铁的队伍,执行了一套铁的纪律,留下“不能腐”的铁面风纪  

  现在流行直播,而王岐山早就有过这个想法。那是2003年,北京非典疫情严重,时任北京市代市长的王岐山频繁在媒体上露面。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时,他说:“我那天跟我的秘书长开玩笑,给我的办公室架一台直播电视吧,老百姓就踏实多了。你们的市长知道你们的事;反过来,你们的市长愿意把事告诉你们。”

  14年后,参加完党的十九大,王岐山又写下一句话:“为人民谋幸福是党始终不变的初心,国家发展的巨大成就、人民生活的持续改善以及由此积聚起的民心民意,是党执政最根本的政治基础。”数十年来,王岐山一直是人民利益的捍卫者。人民痛恨的害群之“虎”,他不放过;人民需要的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他孜孜以求。

  

  政治清明,首先需要一支铁的执纪队伍。“我一上任,就看了《忠诚与背叛》,这部电影讲述的就是这段历史。在当时极端严峻、恶劣的环境下,我们党决定成立中央监委,就是为了严惩叛徒、纯洁队伍、严格党的纪律、保护党的组织。”2013年11月22日至23日,王岐山在湖北省调研。调研第一天,他就来到中央监察委员会旧址参观。

  90年前的4月27日,中共五大在武汉召开,大会选举产生了第一届中央监察委员会,这就是中纪委的前身。成立后不久,监委主席王荷波被叛徒出卖,在狱中受尽酷刑,但始终坚守党的秘密,被军阀张作霖杀害于北京安定门外。在那个血淋淋的白色恐怖年代,面对生死抉择,这10位委员无一人叛变,其中8人相继牺牲,用生命诠释了何谓忠诚。“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王岐山说。

  在反腐斗争中,纪检监察队伍中出现了背叛者。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第一次住进一名商人的别墅就“看傻了”。“他们得挣多少钱啊!后来,他们给我钱,我心里就想,你给我进贡,进吧!反正都是朋友,你也有实力,出得起。”魏健说。就这样,他一步步滑向深渊,四川等地的商人再送他钱财,他想都不想就收下了。

  中纪委对魏健早有觉察。2012年7月,魏健由第五纪检监察室主任调任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不再联系西南片区。2014年3月,中纪委调整内设机构,纪检监察室由10个增加到12个,魏健改任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同时新设立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王岐山在当月召开的全国两会期间,参加了四川省代表团审议,专门谈到了这个新设立机构的作用:加强对纪检监察干部的执纪监督。仅1个多月之后,正在办公室上班的魏健被带走调查,成为十八大后中纪委机关首个被调查的厅局级干部。

  2016年12月,王岐山在江苏召开部分省(区)纪委书记座谈会时说:以坚决的态度清理门户。中纪委法规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曹立新,曾在他联系的山西办过不少大案要案。山西省交通厅高速公路管理局原纪委书记冯朝辉通过饭局认识曹立新后,想用钱收买他。“当时他也是死活不要,但是禁不住我硬劝,给他扔到车上我就走了。”曹立新此后多次收受冯朝辉的变相贿赂。广东省化州市纪委原书记陈重光想讨好广东省纪委原书记朱明国,得知这位领导每年清明节都回海南五指山家乡扫墓,就借这个机会去看望他,“有时候50万,有时候100万这样地送”。纪检监察队伍中的这些违纪干部一一被查处。2016年底,王岐山公布了“清理门户”成绩单:十八大以来,中纪委机关共处理38人,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共处分7200余人。

  正人先正己,严管就是厚爱,这是王岐山对纪检队伍常说的话。一直以来,他也是这么做的。1998年8月,时任广东省常务副省长的王岐山参加一次工作会议。会场不时传来移动电话和BP机的铃声,还有人在座位上接听电话。王岐山发火了:“我敢断定,上午这么多电话多数是没有什么正经事的。”此事之后,广东省的干部再开会,会场上安静了许多。

 2003年非典期间,时任北京代市长的王岐山在天坛公园与晨练的北京市民亲切交谈。

  2003年4月22日,王岐山在非典疫情肆虐之际出任北京市代市长。此前不久,解放军总医院一位退休外科医生披露北京瞒报非典疫情,引起国际舆论哗然。上任第三天,王岐山就主持召开了第一次政府常务会议。这次会议开了半小时,王岐山对在场的各级领导干部严厉强调“我就要求你们汇报的时候,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军中无戏言。”“谁也不允许‘贪污’信息。”

  2017年9月,在十八届中纪委即将完成使命之际,全国纪检监察系统表彰大会在北京召开。97个单位获“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先进集体”荣誉,50人获“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先进工作者”荣誉。受到表彰的北京市纪委纪检监察员亓光森,曾连续1年多坚守在工作一线,无暇顾及家庭,圆满完成了6个大案要案的纪律审查任务,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4.9亿余元。王岐山为“亓光森们”颁发证书,并告诉他们:建设让党放心、人民信赖的队伍,用担当诠释对党和人民的忠诚。这是每次召开中纪委全会时,王岐山都会强调的一句话。

  

  2013年11月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党委负主体责任,纪委负监督责任,制定实施切实可行的责任追究制度。此后,王岐山多次强调落实“两个责任”,密集时1个月之内为此召开了6次专题座谈会。特别是主体责任,王岐山称之为“牛鼻子”。“为什么叫‘牛鼻子’?放牛的时候只要牵住了牛鼻子,小孩子牵着牛绳就能让水牛这个庞然大物跟着自己走。主体责任再简单不过了,党委书记只要看看党章就明白了,这是使命,要竭尽全力。”王岐山说。

  主体责任没有落实怎么办?那就问责。2016年元旦前后,中纪委网站陆续公布各地落实“两个责任”不力的典型案例。至少40名党委、纪委书记被点名曝光。例如,青岛日报社原党委副书记王海涛严重违纪问题,已于2015年11月26日在中纪委网站曝光。2016年1月8日,中纪委网站对其进行二次曝光,除王海涛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外,负有主体责任的青岛日报社时任党委书记、负有监督责任的青岛日报社时任纪委书记,也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和党内警告处分。

  在2016年1月的中纪委全会上,王岐山提出,要研究制定《中国共产党党内问责条例》,把问责作为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抓手。此后不到两个月,辽宁省委原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王珉接受组织调查。他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作为省委书记,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未按照中央要求履行换届工作第一责任人的职责,对此前发生的辽宁省大面积贿选案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

 2013年11月,王岐山在湖北省调研,并参观中央监察委员会旧址。

  

  十八届中纪委执纪审查的案件中,超过60%的线索来自巡视,巡视的作用可见一斑。2017年7月14日,中央印发的《关于修改〈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的决定》和修改后的《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向社会公布。不少人问:2015年8月不是刚修改过吗,怎么不到两年的时间又改了?这源于巡视工作实践在不断积累经验和成果。

  2013年5月17日,王岐山出席十八届中央首轮巡视工作动员会。彼时,八项规定刚刚出台不久。王岐山对中央巡视组的要求是,当好党的“千里眼”,找出“老虎”和“苍蝇”,对违法违纪问题要早发现、早报告。此后几年,他多次出席中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从突出监督一把手,到细化“四个着力”重点,到强调检查执行党纪情况,再到第十二轮即最后一轮巡视强调提高政治站位和政治觉悟……巡视重点随着形势发展不断变化。

  2014年10月,中央巡视组对上海反馈巡视情况:少数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在其管辖范围内经商办企业,群众对个别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倚仗其权力谋取巨额利益反映强烈。8个月后,这个意见得到了制度性反馈:上海市委公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本市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行为的规定(试行)》,引发广泛关注。这是巡视制度剑指问题、助推制度完善的一个生动范例。

  王珉的问题线索就是在巡视中发现的。2014年第一次巡视辽宁时,他已经担心起来。他后来承认,当时“千方百计地打听巡视组的一些动向,比如找一些什么人谈话”。巡视组发现了辽宁省委常委换届选举和人大代表选举中存在的问题,但没有发现王珉与选举乱象有关。王珉心想:“从政治上考虑不会抓一个省的,只会抓一个地级市的,抓一个县级市的。我也觉得我老书记了,在两个省当过省委书记。”于是,王珉主导辽宁省方面对调查整改采取敷衍态度,让中央感到问题可能更严重。2016年2月,王岐山出席中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强调要对已巡视过的地方杀个“回马枪”,开展“回头看”。辽宁列入4个首次“回头看”的省份之一,王珉成为重点“照顾”的人,随后他的问题暴露无遗。王岐山让“王珉们”明白:不是躲过一次巡视就万事大吉了,巡视要常态化。

  5年中,以王岐山为组长的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了115次会议,组织开展了12轮巡视,共巡视了277个党组织,完成了对省区市、中央和国家机关、中管企事业单位和金融机构、中管高校等的巡视,在党的历史上首次实现一届任期内巡视全覆盖;对16个省区市开展“回头看”,对4个中央单位进行“机动式”巡视。这些数字和成绩,被写入十八届中纪委向十九大提交的工作报告中。

  完成一届任期内巡视全覆盖不是终点,只有每一届任期内巡视均完成全覆盖目标,才能保证步伐不变、力度不减、震慑常在。为此,2017年新修订的《巡视条例》明确规定:“党的中央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员会实行巡视制度,建立专职巡视机构,在一届任期内对所管理的地方、部门、企事业单位党组织全面巡视。”

  

  怎么管、怎么治?抓一个“老虎”或许不难,而破除“腐败文化”的积弊绝不容易。王岐山的办法是,从小事突破,以小制度瓦解经年陋习。

  早在2004年2月,时任北京市长的王岐山就曾在北京市政府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痛斥了社会上的种种腐败现象,把它们概括为“挡不住的风情”“禁不住的诱惑”。“现在在家做主的领导干部不多了,一切权力归配偶,但领导干部的耳根一定不能太软。子女本来就不好管,独生子女更不好管,有些领导干部的子女不懂事,不知道社会上有人为什么对他好,还以为自己长得俊、有魅力呢。”他现场承诺:“从我做起,从市政府领导班子做起,时刻警惕和防止权力的蜕变,不仅要管好自己,还要管好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在思想上筑起坚强防线。”

  王岐山曾在多地任职,故旧友人多,偶尔偷得闲暇也与老友相聚。出任中纪委书记后不一样了,几乎所有饭局,王岐山一概不赴。《环球人物》记者曾采访过王岐山的大学同学,前不久,同学们想着王岐山卸任中纪委书记了,总算可以参加同学聚会了,但这个计划至今仍未实现。

 1983年,王岐山(右)与同事在湖北赤壁。

  中秋节期间,朋友们送来的月饼,王岐山也坚决不收。他的妻子也将朋友妻子相赠的月饼退回去了。总是如此,难免让老友间生疏。王岐山夫妇想出两全之策:可以适当邀请朋友们到家里做客,开伙煮饭。这样一来,既遵守了中央的规定,挡住了一些应酬,又能和朋友们正常交往。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除非出了问题被革职,否则当官就像上保险,只会升不会降。如今这种思维惯例已经被打破。2014年7月16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当时就有人说:老王又有新招了。媒体将之命名为“断崖式降级”。此后,一个个高级干部被“断崖式降级”。截至2017年5月,共有22名省部级干部“享受”了这种待遇,其中3人被降为科员。

  正如王岐山13年前所言:魔鬼就在细节之中。制度的“笼子”有没有效,就看它编得够不够细。以《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为例,一名中直机关的中层干部在填写时忍不住感慨:“这种表格以前也有,但是好填,婚姻状况有无变化?有和无,画钩就行。房产情况有无变化?还是有和无,画钩就行。但现在,变化详情、变化时间、变化原因……不花半天都填不清楚,太细了!”

  就是在这些小事上下功夫,王岐山剥离了人情和面子,敲碎了所谓的“腐败文化”。他以铁腕编织制度的“笼子”,是要让领导干部不能腐。如果说惊心动魄的大案要案只是不敢腐的震慑力量,那么越扎越紧的制度的“笼子”就是不能腐的刚性制约力量。

  考量一个政治家,固然有成就、口碑、品格等诸多指标,而能否建立一套运转不息的制度,更是一个重要指标。王岐山在反腐败的制度建设方面,有很多思考和实践。2016年12月,王岐山再次会见了基辛格,话题触及他对制度问题的更深思考:“完善国家监督,就是要对包括党的机关和各类政府机关在内的广义政府进行监督。”这就是正在推进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拉开序幕。当月,王岐山出任新成立的中央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甫一上任,他就马不停蹄地到3个试点地区调研。他说,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改革,监察委员会与纪委合署办公,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改革后,北京、山西、浙江的监察对象分别增加了78.7万人、53万人、31.8万人。

  2017年11月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决定: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3天后,中纪委同全国人大常委会密切配合研究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全国人大网公布,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与此同时,王岐山发表了十九大之后的第一篇文章,文中写道:“全面从严治党是一场自我革命,推动破解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解决了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带有全局性、根本性、方向性的问题,使党焕发出新的生机活力,确保承载着13亿多中国人民实现伟大梦想的航船行稳致远。”这既是对党和国家事业的肯定,也是百姓心中对王岐山和中纪委的肯定。

责任编辑:张迪

杭州治疗癫痫排名前十医院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